中国江苏网商业频道上线.jpg
江苏如何打“数字化”这张好牌
2019-12-02 16:53:00  来源:江苏经济报  
1
听新闻

  近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了《2019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指数白皮书》,其中,江苏的新型数字基础设施指数位列全国第一方阵、数字经济产业规模指数领跑全国,成为国内数字经济发展的排头兵。

  “数字经济带来的工具改变、决策改变和资源改变,必将为江苏经济的发展注入强大力量。”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丁荣余说,今年,江苏的工业产值预计将超过15万亿元,位列全国第一。但江苏制造业的增加值率还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就需要用“数字”给予的新智慧、新技术和新方法来提高制造业的总体质量。

  什么是数字经济?企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11月30日,在江苏省工商联和南京市建邺区政府共同主办的数字经济与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论坛暨数字革命大讲堂(第四期)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教授、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煜波进行了一一解答,并与江苏及南京政企代表共同探讨数字经济如何助力区域经济提档升级。

  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

  近年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全球经济形势,很多企业家在转型方向上已经有了诸多探索,但也有很多人感到迷茫和焦虑。对此,陈煜波表示,数字化转型无疑是当前全球变化最大的趋势,也是今年中国经济领域最热门的话题。

  那什么是数字经济?是不是信息经济、网络经济或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一种更加时髦的说法?“绝对不是!”陈煜波说,数字经济是相对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而言,其最关键的特点是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农业经济时代所有的资源要素都是围绕土地和劳动力;工业经济时代,资本成为土地和劳动力之外的第三个关键生产要素;而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则成为资本、土地和劳动力之外的又一个基本生产要素。

  数字经济总结起来就是数据驱动、软件定义、平台支撑、服务增值和智能主导。陈煜波举例道,传统汽车出现问题需要到4S店维修,要定时保养,而智能汽车只需要更新系统;以前买车想着配一个好空调,而智能汽车只要更新一个好软件,通过算法来调控车内空气,达到恒温恒湿的效果。这就是靠数据驱动软件。再比如,苹果和诺基亚都是高科技企业,但最后打倒诺基亚的不是硬件、技术,而是软件,是数字经济的生产方式。

  为什么说中国的数字资产对中国特别重要?因为中国可以通过信息化、数字化,用二三十年的时间,走完西方发达国家花了200年才走完的工业化进程。“这不是弯道超车,而是通过数字化来加快工业化的进程。”陈煜波说。

  因此,数字经济最核心的就是要认识到,数据正作为关键生产要素在配置资源和推动生产关系,以及在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上起到关键作用。

  政府应用好数据资源做平台

  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全世界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没有可借鉴的成功经验。从“0”到“1”的创新到底要怎么做?

  目前,国内智慧城市做得较多的是优政“惠民”,让数据多跑路、老百姓少跑腿,但是“兴业”却很少看到。陈煜波认为,政府作为数据集中的部门,要把数据作为一个公共资源进行采集、梳理、整合,把这些数据作为一个平台,让企业家去做“APP”,就像iPhone一样。而不仅仅是上一个大数据平台、云平台这么简单。

  陈煜波以雄安为例说,雄安是人类进入数字经济后第一座全新的城市,从一开始所有的楼宇、道路、树、路标等基础设施全部数字化,城市本身就是一个超级的数字操作系统。而雄安经验完全可以复制到南京的江北新区、上海的临港新城等。“20世纪90年代江苏做开发区走在全国最前列,而开发区是典型的用工业经济来运营城市。”陈煜波说,但现在发展新区就不能再按照这样的思路。他认为,江北新区的定位本质上应该是整个南京乃至江苏省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操作系统平台,至少应成为南京都市圈的数字化转型操作系统。

  发挥人才高地优势引领数字转型

  数据是关键的生产要素,那么谁来挖掘数据、分析数据?“是人才。”陈煜波说,当下,用好数据资源、培养数字人才,是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驱动力。

  江苏拥有得天独厚的人才资源,尤其是拥有全国最多高校的城市南京,是“坐拥财富”的人才高地。有关调研报告显示,在中国数字人才前10位的城市中南京位列第7,南京对人工智能的技术认知也名列前茅。但从应用需求方面来看,南京市对人工智能的技术认知超过对人工智能的需求。

  谈到数字人才,很多人想到的是IT、软件。“数字人才绝对不等同于IT人才,而是包括IT和与IT专业互补协同的人才。”陈煜波说,甚至目前的数字人才绝大部分是来自于ICT行业之外的传统行业。

  业内将数字人才分为数字战略管理、产品研发、数字化运营、深度分析、先进制造和数字营销六类。这其中,绝大部分的数字人才都集中在产品研发和数字化运营两大类,占比高达95%。数字战略管理、深度分析、先进制造和数字营销加起来才5%。“而这些人才恰恰是我们最缺乏的。”陈煜波说,数字战略管理人才不仅要懂技术,更要懂管理。

  “数字中国就是从省、市各级领导到企业逐级推动,所以首先要做数字转型的领导。”陈煜波说,换言之就是管理者要具备数字化的领导力,可以不懂编程,但一定要懂数字经济的生产方式。

  经济大省江苏的企业和企业家是否能够在数字化转型中再次成为引领,成为中国经济转型乃至全球转型的弄潮儿?“这就要求江苏企业家首先要具备一种敏锐前沿的思想,在稳健的同时还要敢为天下先。”陈煜波说。

  江苏经济报记者 陈春裕

标签:数字经济;生产要素;江苏
责编:戚阜生
下一篇